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喵酒:

最近有点忙没时间画一些之前就有的想法><

是一条看到切切的牙想到的漫画!

那个玩具大家应该都玩过……?(挠头)

ooc属于我bug请见谅!

切爆超好——(喊叫)

【FGO/水浒】花绣(卢俊义×燕青)

暗红领域:

☆鸡血上头摸了条鱼


☆四大名著风都有魔性。不过水浒风+红楼风,调出来更像是二拍风……


☆情窦初开十六岁嫩嫩的小乙哥简直好磕!!


☆……后来的事先不提了好么.jpg






燕青十六岁上,身量初成。那人便下了重金,唤了匠人,与他刺遍体花绣。


这事做起来恁费功夫。第一要净了全身,便如妇人家开脸一般,需得细细绞了,摸去直如光缎子,方才妥当。再用支细毫描出花样儿,同主人家赏鉴挑剔一番,这才下针。好叫看官知晓,这唤作“鸣雕”,俗呼儿也有“割线”的,是先一点一点雕出纹样来,视去大致画成,再入“筋雕”,又作“打雾”。寻常人做花绣,绣个三五日,倒要养十余天。


燕青这花绣却不同他人。细毫描出已是繁复层叠,从肩脖儿直至腿儿,胸前背后,脐上肚下,满遍如锦。又不见龙虎之型,只一味花鸟风流,衬他雪练也似白肉,竟是下针的也一叠声叫好,越发打起精神。这工夫一连做了十天,亏得小乙少年体壮。却有一件:便是小小针儿,浅浅扎于肉上,到底不是木石人,接连几日后,总有些打熬不住。一日绣到了脖下骨处,此是第一难忍之所。下针的见小乙年小,恐他忍不得,小乙道:“哪里做得这像生!”


这边尚未了,那边卢员外自过来瞧。此时小乙脱了衣裳,盘腿坐着高榻,身上新绣的半边,却是脖儿高高扬起,脊背挺直,虽是坐着,倒比旁人站着更好些。更兼面色如常,嘴角带笑,混一副破落样。员外见匠人与小乙斗嘴,只笑,要匠人依样绣罢了。下针的自无奈何。


却说这卢员外也不离去,也不言语,找了个座儿,便等着瞧。小乙也不言语,端的不动,只拿两只眼望着员外,实在刺至骨头疼极了,抿一抿唇,悄悄儿后槽牙磨一声。员外先摇着扇,后也不摇了,静坐着等。两人都没声,倒是苦了旁的。好半日刺完这处,已是满头大汗。


这员外凑近了去瞧绣样,唬的匠人拦道:“还未绣好,员外碰不得。”小乙挑眉怒道:“怎的主人就碰不得?”员外用扇一点小乙额,笑道:“休要孩子脾气。”今日绣毕,匠人一时家去。小乙新绣未成,不敢着衣,几日都是拿厚褥锦被垫了,软卧其上。员外亲展了褥子,看小乙躺了,二人说话。


员外就问:“可痛不痛?”小乙眨眨眼睫,道:“若是旁的来问,小乙定笑说不痛。只不敢欺骗主人,是痛的。”


三月后,北京地上又赛起锦体。这卢家出一身好花绣,入得场中,脱下衣来,满场皆惊。只见花开正艳,草长犹青,脸如满月,身似雪练。一双水漾眼扫过,竟逼得众人不敌,自此众呼他为浪子燕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医生!!!

转载自:炖炖栗

笑容突然变态

猫羽摩卡✽梅林羅曼本準備中:

【FGO】首圖詐欺
是充滿個人惡趣味的髒圖
注意背後,慎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糯米糍炖肉:

跟风做了万恶之源画画梗,没啥剧情,没事做的产物。。。


评论太多就不一一回复,没想到这沙雕剧情能博大家一笑,谢谢每一位评论与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