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这个抄袭度,丢人

岚佑天:沉迷冷cp唐明:

整理了一下那篇抄袭唐明同人的少暗和原作的对比图,艾特原作者@窝在北极的萌点 ,抄袭的那位被较早发现问题的小伙伴说了以后秒删,目前有没有道歉不清楚,等被抄袭的原作者回应。抱歉占一下tag

小推荐一个文以及为什么我讨厌某些跪舔文

悠夏:

彌生:



最近看了一个ABO文,《这个梦我喜欢》by黑糖煮酸梅。




简单地介绍就是:简单粗暴中二A贵族女X正直圣母脑补O骑士,少女穿越到ABO设定异能世界的病弱贵族A女身上,原身天生无痛感+她自己常做各种梦导致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在“梦”中为所欲为的她一直被当成有病的异能高手横扫各个“NPC”,主线为打怪建设,感情线弱无肉,剧情线很好看。




今天详细写写这篇文的亮点,首先我很讨厌那种弱O视角的ABO文,ABO原本作为炖肉设定出现,我觉得挺爽的,肉文就是要各种play嘛!但随着ABO加入剧情,对于alpha男的崇拜和现实生活中对于强大男性的崇拜如出一辙,甚至更原始,还加上了本能的设定(有些设定会写成beta和omega本能中就惧怕alpha,弱小的alpha惧怕强大的alpha),以至于更无法抗拒。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争取了几千年才推翻明显的阶级不平等,几百年才推动了一点种族平等和性别平等,一到ABO世界中难度立刻MAX,alpha真的是天生站在顶端,比纳粹人种优化学还纯粹。




设定了这样一个人人生来不平等的世界观,如果作者写一个最底层的omega如何争取平等,争取进步,那也是很赞的,但事实上,很多ABO文标的强强就和披着女强外皮实质上跪舔男权的玛丽苏武则天和《女医明妃传》一样,都是呵呵。




主角O人设自强自立,努力上进,打抑制剂也要装B,遇到了很多困难,然后他被一个强大的A看中并且保护纵容了,于是!他的地位瞬间突飞猛进,克服一切障碍!他成为了人生赢家!一个O在一个性别压迫严重的社会中胜利了!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那个O不愿意嫁人生子,打抑制剂,都只是为了后面遇见那个强大的A做铺垫,让那个强A觉得“他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从此扶摇直上,捅一切篓子都有强A撑腰擦屁股,这是真正的平等和独立吗?看着好像是对不平等的挑战,其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利用这样不平等的规则达到了自己目的,可以说是一种ayawawa老湿式的投机分子心理。




我不喜欢这类披着自强外皮的傻白甜文,比讨厌真正跪舔男权的后宫争霸文还讨厌,所有的自强,自立,奋斗,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好更完善,不是为了帮助因为社会结构不平等而被压迫的同胞,不是为了让世界更好哪怕一点点,而是为了遇到一个强大有力的男人,吸引他的目光,从此生活在他的羽翼下,在他的保护下发一点无伤大雅的小脾气,做一点让自己感觉良好的小善事。且不说这样的男性存在不存在,单单就这种把真正独立自强的追求贬低成沾沾自喜的小聪明就让我恶心。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ayawawa老湿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扭曲成:“她不结婚/不生孩子/不伺候老公以后就知道后悔了。”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精彩的人生。而我们真的需要让这样精彩的选择多一点,再多一点。




回到这篇文上来,我觉得难能可贵的就是作者以女A男O的奇妙设定,隐射了现实生活中很多的性别不平等,原来把那些现象抽离出我们的日常语境,就会发现它们是如此荒诞不经,但我们却熟视无睹。




当然,这篇文归根结底是个爽文,不是个社会学论文,所以女主有很粗的金手指,构造她的理想世界的时候基本上顺风顺水。男O在爱上女主后没有一味忠犬,而是要求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女主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爱人来对待。他说这话不是“作”,而是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识和接受,他知道自己能付出什么,该怎样生活,需要什么样的爱,他愿意也有能力去承担自己的选择带来的后果。女主也经过深思熟虑以后,面对了自己的内心。可以说他们真的突破了很多AO恋“霸道总裁与小白花”的无聊设定,是两个自由平等的灵魂。




此外各种配角也十分出彩,因为是个爽文,所以还是挺理想化的,大家都在女主身边团结一致建造一个更好的理想社会,但现实生活中还是需要这样美好的幻想呀不是吗。














@真白  !!!!!!!

メイプル:

有幸参与了FGO 2017夏季泳装活动二期的礼装绘制

请多指教^^

万物生长靠节操o_O:

ille:

《演员的诞生》改图,主要参考这个视频

63话让我无语凝噎,决定暂停学业抛弃脑子搞点沙雕同人

真的非常傻,请谨慎阅读


兔琉:

Welcome to New York
长腿 护士服 女装大佬
多个从未尝试过的题材一次满足

【罗曼咕哒/咕哒盖】君に会いたい

我的妈(´Д`)

有一条鱼干:

高亮CP预警:罗曼x咕哒君前提下咕哒君x盖提亚(或者说咕哒+盖?)


时间线:人理奠基完成。终局时间特异点修复。


要点:咕哒君精神崩坏。


 


对,没错,不用怀疑,这就是一把柴刀。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一句话总结:“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的唯一遗物。


 


=


=


=


=


以下正文


=


=


=


=


 


 


人类最后的御主正在进行召唤。


但这次并不是为了增加伙伴——事实上,人理奠基已经完成,他也不清楚接下来将会面对的考验与挑战到底会以何种形式出现。


 


简单易懂地说,名为【藤丸立香】的御主此刻正私自的,隐蔽地,甚至为了遮掩魔力波动特意跑到了圣杯的储藏室,进行着一次不为人知的召唤。


 


没有媒介、没有圣遗物、没有以投入魔力结晶为代价的交换,藤丸立香正在凭借自己的能力“寻找”着某个存在并呼唤他的到来。


 


 


……漫长,漫长的寻找和等待,无数次的呼唤,数不尽的期待被倾注了。


 


 


或许是“他”听见并予以了回应也说不定。


或许是罗列在一旁的复数圣杯施以援手了也说不定。


或许是世界的宽容默许下、那亿万分之一的奇迹得以实现也说不定——


 


 


在召唤的金光中。


金色的长发铺洒开,赤裸的身体上镌刻着漆黑的咒文。


其名为“盖提亚”,凶狠、冷酷、残暴的人理烧却式降临了。


 


 


 


并不是他们曾在玉座前相遇的那样,站在御主面前的从者抛却了恶意,没有自我介绍和进一步交流的意愿,仅仅是将沉默和空洞的眼神展现给藤丸立香。


 


……早该想到的。那不可能是真正的“盖提亚”。


御主懊丧地叹气,并向从者伸出了刻有令咒的右手。


来吧,握住我的手,然后告诉我——


 


像是回应一般,从者也缓慢地伸出了手。


但就在指尖接触的前一刻,他猛地调转方向扼住了藤丸立香的脖颈将他推到一旁的柜子上,并慢慢收紧了手指。


 


“你、你竟敢——不可原谅——”


 


被随时可以扭断脊骨的可怕力道掐住喉咙,藤丸立香也没有任何的惊慌。


他所做出的全部“抵抗”只是把手搭在了盖提亚钳制着他的那只手上,并嘶哑地问:“你,是,哪一,块?”


 


 


 


人类最后的御主,积极地、主动地呼唤了那曾试图将他置于死地的人理烧却式。


……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确实如此。


 


 


 


自从所罗门在时间神殿解放过第一宝具后,【所罗门】的存在已经被从“座”上抹去,作为其伟业之一的【盖提亚】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彻底地消散在人类史凝聚的辉光中。


 


——只是、这个世界的某处,确实还留有其存在的证明。


 


尽管比起切实的“存在”,更近似于短暂地存在于记忆中的一道破碎、渺小、羸弱的影子。


尽管已经虚弱到无法再度聚拢,几乎下一刻就要彻底消失在世上。


但是仍然渴求着“未来”,仍然向往着那三千年来从未仔细观察的广宇,仍然执着地、一刻不停地“呼唤”着——


 


这就是生命。


这就是短暂又绚烂的生命。


这就是漫长又苦痛的时间。


啊啊、这就是……你无论如何也要看到的……


 


 


 


在人类御主的呼唤中,这份最后的、【盖提亚】情感的残骸,以圣杯的魔力为凭依,藤丸立香为媒介,在世界的宽容下被重塑了。


“愚蠢、鲁莽、不自量力。”盖提亚说,“你自己明明是最清楚的那一个,为什么还一定要召唤【我】?”


 


他没有得到回答,人类御主静默地注视着他,双眼里仿佛沉淀了全部的星辰和整片海洋,甚至连他的神情都好像是无声的怪责,温柔而不满地抱怨着:真是坏孩子。


 


……坏孩子。


明明你也知道答案。


这样子不好吗?为什么要问出来呢?为什么一定要以语言表述呢?


你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存在吗?


明明我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我的想念也是你的想念——!!!!


 


 


 


御主和从者之间有情感可以随着魔力顺着契约的链接双向传递。


也直到那一刻盖提亚才彻底确定,【藤丸立香】这个人类的精神已经坏掉了。


 


执着地回忆着【某个人】。


执着地想念着【某个人】。


执着地呼唤着【某个人】。


 


意志坚定是好事情,但是执念过分强大反而会破坏精神的平衡,显而易见的,藤丸立香的全部精神已经被那无法摆脱也无法回避的想念催垮了。


失去了对危险的感知,失去了对外界的警惕,失去了对事理的判断。


一心一意地想要找回【某个人】存在于世的痕迹,寻觅着每个可能的见证,甚至不惜为此唤醒了应当永远消失的怜悯之兽。


 


 


但是。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那个人】已经永远的、彻底的、——


 


 


那是事实,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反驳,有人类存续的佐证。


但是只有在那一刻,他什么也没有说。


 


 


 


盖提亚闭上了眼睛,他侧过身子不想去看藤丸立香的表情,蹲坐在地板上活像什么毛发浓密的大型动物。


又过了一小会,随着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有一个带着人类温热体温的东西埋进了他的头发里,贴住了他赤裸的脊背。


 


“……我其实知道的。这样一来,不就全都乱了套嘛。”


御主的声音很低,但是意外的平静没有颤抖。


“但是我忍不住、我忍不住——”


盖提亚没有甩开他,只是把姿势又变了变,让藤丸立香能够错开几块格外突出的脊骨。


“你没有错。”他也低低的回答,“你没有做错。”


 


 


 


在短暂又漫长的静默里,最后的御主依偎着和他心意相通的从者,就像两只互相撕扯伤口的野兽。


 


 


 


 


 


Fin.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写“以父母之遗体行殆”……


破坏气氛小能手。


以及原来写作咕哒给不是咕哒盖???【指数懵逼



眠狼:

拼了老命总算赶上了!
情人节快乐!!送给你们爱の库洛牌,レリー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