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大收藏家(上)

@真白  哈哈哈哈哈美人闪

__简繁:

·美女与野兽paro。




01


吉尔伽美什认为这座宫殿还算说得过去。


皑皑白雪堆积的深林之后竟然藏着一丛玫瑰,玫瑰枝蔓一路蔓延到这座冬宫。


夜幕将至,暴风雪却一直未停,他的马匹已经疲惫,哼哼着不愿意再挪一步,饶是很多时候都会说到做到的吉尔伽美什一口一个杂修、说回去就把它炖了、卖给伊修塔尔当公牛的小媳妇,也没能改变这该死的现状。


吉尔伽美什推开宫殿的大门,喊了几声却并没有人应答。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衣帽架旁边的烛台在明灭火焰闪着光。


但他并没有选择拿起烛台。


挥手,身后瞬间亮起半结界状的一片兵刃墙壁,照亮了宫殿大半的屋子。随着吉尔伽美什的行动,半结界也跟着一同挪动,简直像是一颗人形自走电灯泡。


“…这也太夸张了吧!”


“嗯?”闻言吉尔伽美什回过头来,却并未发现除了他这里还有什么人,金光照亮的地方,还是衣帽架、时钟与烛台。他斜睨一眼,继而继续打量宫殿内部的情况。


“真是胆…啊!”烛台在劫后余生般的喘过气小声嘟囔时骤然被人握住托柄。


吉尔伽美什左右把玩着烛台:“就是你在说话?本王见过那么多财宝,还是第一次碰到会说话的家具,哈,挪个地方吧。”


可怜的小烛台还未意识到什么叫挪个地方,就立即被这莫名其妙的来客扔向了身后,即将没入灿金的半结界中去。


“喂喂我父王不会——啊?”烛台在进入王之财宝之前撞到了杆子上,“呜哇!兰斯洛特!”


挡住烛台路径的衣帽架跳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比烛台说话还要奇迹地向人行礼鞠躬,道:“这里是王的宫殿,如今王受到诅咒无法接见您,还请原路返回。”


 


02


阿尔托莉雅虽然有些困扰,但倒也没有多么烦恼。被诅咒成为野兽后的日子并不难过,本身她作为骑士王平定了这么多场战乱之后也已经进入了空闲状态,现如今国泰民安,已经没有太需要她的地方,能否恢复成原状倒也没那么重要,只是可惜了她的骑士们要遭受到比她痛苦百倍的折磨。


今天明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贝狄威尔却没有过来向她问安示意该去用餐,阿尔托莉雅不免有些奇怪,她顺着楼梯下去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大厅竟然乱作了一团。


吊灯高文在疯狂摇摆着自己,似是想要摆断链钩直接砸到地板上。时钟阿格拉万也胡乱奏鸣着时间点震耳欲聋,连平时不在这里的衣柜崔斯坦都在开闭着柜门发泄自己的悲伤,衣帽架兰斯洛特作为第一骑士,更是当仁不让地用架子桎梏住了不知何人的来者,烛台莫德雷德正在此人手上闪闪烁烁着火光想要让火扣到人脸上,而阿尔托莉雅正在寻找着的餐叉贝狄威尔在餐桌加拉哈德的帮助之下,一个挡住了去路,一个插在了对方同为金色的头发上。


阿尔托莉雅瞠目结舌。


“你们这些杂修,去往本王的宝库可是极大幸事,再像这样胡搅蛮缠即使是本王也会下手将你们一一毁坏的!”


——噢,原来是强盗来抢家具了!


 


03


“不听。本王根本不承认你这样的……”吉尔伽美什低头乜了一眼个头只有一米五几,比他矮了近两个头的阿尔托莉雅,“小狮子是王。”


“事实诚如你所见到的,我就是不列颠之狮,亚瑟王。”Saber Lion用未长开的爪子戳起手帕向吉尔伽美什脸上的伤口擦去,“如果诅咒能够解除,我愿意同你一战以证明自己。”


那可算了吧,参照从小一起长大的伊修塔尔,女人打起架来张牙舞爪的样子和刚刚一上来就把自己脸给挠破了的母狮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阿尔托莉雅见吉尔伽美什没有回话,不由得有些失落。果然连他人都也觉得自己的诅咒得不到解除了吗?也是,倘若能够遇到解除诅咒的人,也早就该遇到了,不至于到现在连最折腾的莫德雷德都快习惯自己家具模样的地步。


吉尔伽美什不用思考也知道面前这家伙在想些什么,他将手放在了阿尔托莉雅毛茸茸的小狮头上,刚想说什么,对方竟然抖抖耳朵蹭起了他的手掌。


“……”你到底是什么动物。


……不过,手感还挺不错的。


“咳、”阿尔托莉雅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将浸洗好的手帕甩到了蹬鼻子上脸又开始顺她呆毛的家伙手上,蹦哒哒地跑开了,“休息够了就离开吧!这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04


“休息够了就快滚吧!还在这里做什么!”


一大早莫德雷德就在暴躁地抖着自己的火焰。


吉尔伽美什此时才意识到贝狄威尔说莫德雷德是阿尔托莉雅的孩子这件事不是假的。


“说到底那个魔女怎么可能下寻找真爱这么无聊的咒?”他慢条斯理吃着早餐,还不忘和骑士们聊天。摩根既然是个恨阿尔托莉雅恨到骨子里的、不说有血缘关系还会以为她被阿尔托莉雅杀了全家的无敌反派,怎么可能会让人找自己估计都没有的正能量“真爱”,别是个智障一样的小天使吧。啊…也不一定,毕竟这女人已经无聊到造了一个根本不听自己话疯狂崇拜阿尔托莉雅的复制体。


“都是我的错。”崔斯坦悲伤地开合柜门,下面的抽屉都在颤抖,“是我当时赌气说了一句王不懂人心。”


“还有我的份。”兰斯洛特丧气地低下头(吉尔伽美什理解的算是头的部位),“是我对不起王还对王的宽宏大量而感到不满。”


“别这样。”吉尔伽美什连忙说,“你一低头本王的大衣都要掉了。”


 


05


诅咒的内容就是当阿尔托莉雅寝宫里保护着的玫瑰花花瓣全部掉落,她还无法找寻到真爱,她自己就会完全变成一只狮子,而城堡里的圆桌骑士们也将彻底结束怀有人的意识的生命。


最初骑士们还觉得让王寻找到真爱不是那么天方夜谭的事,但时间一点点流逝,来过圣都的人不是轻而易举被他们吓跑就是吉尔伽美什这样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满脑子想把他们连带着王一起当藏品带走的家伙。


“开什么玩笑,你们彻底变成家具她彻底变成狮子的话,不就是单纯制作精良的东西和动物了吗,根本不配待在我的宝库。”


高文“咻”地一声灭了灯。


“……”正在吃晚餐的吉尔伽美什自己都觉得悲哀的熟练地开着Gate of Babylon为自己照明,他隐约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好像就要失去所有骑士的支持了。


不过很快高文又亮起了灯,因为阿尔托莉雅下来吃晚餐了。


“你还没有走吗?”她不免有些诧异,贝卿说他的脸伤口并不深,现在看起来也确实好了不少,只有一点淡淡的红印。而外面的风雪也早就停止了,甚至这几日都是阳光明媚的,让她很想出去跑跑。“呃…其实也没关系,有人能陪大家说说话也好,但你的家人那边没问题吗?”


“没问题。”吉尔伽美什爽快回应道,用餐布擦着自己的唇角,“那么本王也问你一个问题。”


阿尔托莉雅两只爪子抵着正在被进食的牛排,满嘴鼓囊囊地塞满了食物,抬起头来含糊不清地反问。


“什么?”








TBC.

东南亚鸡力猛男:

大公是个好文明

罗裙老头子是个好文明

然而入坑四个月在卡池边从来没见过他




我想钻大公的裙底

晴昼入画:

天香

话说还是好久之前玩的了,找半天没找到以前的服务器OTZ,有时间再上去玩个小天香看看风景

洋芋头妹妹:

试着用约两年前??的上色方法……涂着玩一下……!然后就没耐心了hhhhhhh

总结就是,只是一个涂鸦(ntm)

外套脱了就很像普通的DK呢——!

湿0_0湿:

庆祝两个号罗生门毕业·······

要说加班最多的是咕哒啊!【

另。po主咕哒总攻,咕哒极左,咕哒之间偏向咕哒♀X咕哒♂,除此以外不吃任何咕哒右,请不要提,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