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戈尔贡三姐妹中心向]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争

十年铃:

标题My pussy taste like pepsi cola,来自lana del rey的cola歌词首句
预警:现代AU,采用的是型月人设的三姐妹,跟希腊神话原典没啥大关系。
@万象森罗-老兰真可爱 小可爱的完结贺文,十月份国内可能会上王男2,以及表白 @七夜先生 太太,罗曼达芬奇他们太可爱啦!感谢 @一年产粮一个月 ,写这篇的动力来源于她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以下正文***


斯忒诺任凭冰凉的水滴从她半敞的领口滑下,一路经过白皙的脖颈,滚落突出分明的锁骨,直到堪堪停在少女的胸脯上。她抬起头,小心注意着不会磕到水池的龙头,顺势把紫色的长发翻到脑后去。发梢上还滴着水,她用浴巾将它们整个裹起来。刚剪的刘海蜷成一团黏在额头上,她将它们一股脑撸到脑后。鼻尖被香甜的气味萦绕,她闻到一股淡淡的樱桃味,是新买的洗发露所散发的香气。镜子上是湿滑的薄雾,浴室的门边都沁出薄薄一层水珠,由于洗澡前忘记开灯,她看不清自己的脸。


她拉开冰箱门,拿出一听百事可乐。正值一个难耐的夏日午后,高楼里得不到充足的阳光,空气却依旧闷热。但是房间里可以算得上是凉快,她猛的把自己摔进沙发,抱枕的羽毛内芯发出噗的响声。她向玻璃茶几探出半个身子,伸手去开那个易拉罐。若是美杜莎还在,她会毫不犹豫地使唤她的妹妹来干这些体力活。下午她出门剪了刘海,临走前忘记关掉空调,现在公寓里冷得像冰窖。她不禁打了个哆嗦,抱紧了那个羽毛枕头。


斯忒诺猛闷了一口百事可乐。辛辣的碳酸饮料味倒灌进喉咙口,呛得她眼角几乎要流出泪来。她喜欢这种刺激,海水一般的咸,硫酸一般的辣,堕落,放荡,让她屡试不爽。这般她不需要玛丽珍也能嗨到神志恍惚。抱枕粗糙的边缘硌着她的脸,这拉低了整个羽毛内芯的舒适度。这让她想起酒吧的硬皮质沙发,一样的硌得人生疼。每周她都翘课和朋友一起去喝两杯,学校的警告处分拿了一次又一次,甚至已经麻木到习以为常。她的好友们都年满二十一岁,总是嗑药喝高在舞池瘫做一团,但紫发的女孩永远只点一杯可乐。


没人看得出来她只有十九岁。喜怒无常的女神作为美的化身降临人世,理应衣食无忧样样顺遂。但她生长在无形之岛,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仿佛从有自我意识开始就有两个妹妹。做计时女的母亲在生完美杜莎之后就撒手人寰。斯忒诺没钱埋她,便任凭风尘女子的尸首在积灰的地下室中慢慢腐烂。因为家庭情况她不得不读社区里最差的高中,每天与一帮社会太妹混在一起,但无论如何总能通过各种办法搞到钱,支撑姐妹三人的花销。但她的美无论经过怎样的磨难都异常耀眼,无论梳妆打扮都能改过一群浓妆艳抹的娇小姐们。在学校里,不,远远不止,在整个城市,所有的男人都为她趋之若鹜。有个年轻的贵族男孩,据说是个什么希腊的子爵,带了几箱金银珍宝向她求婚。但女神只是发笑,愉快地收下了那些赠礼,再将可怜的男孩狠狠拒绝。


美杜莎说她有些冷酷无情,她感受得到妹妹着实怕她。但就是这种性格才能使她为妹妹们赚到足够的生活费。去年年初她傍上一个有钱的医生,年纪已经大到足矣使他半只脚入土。白白捡了个富豪干爹的事谁都乐见其成,天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使那个老头心甘情愿地赠予所有的遗产。事实证明那只需要微不足道的一个笑容。但她还没到献出自己的那一步,便宜爹就中风去世。按照遗嘱她继承了他所有的地产和财富,医生本人没有子嗣和亲人,这免去了争夺遗产豪门大戏的繁琐流程。拿到钱后她买了几箱最贵的香槟,邀请所有的朋友到富翁的豪宅开派对,包括那个被她拒绝的年轻人。尤瑞艾莉特地为了这个宴会买了一条新礼服裙,在此之前她没有一件像样的真正意义上的舞会衣服。零点过后事情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到处是碎掉的酒瓶,飞扬的羽毛与气球,男男女女混杂于舞池之中,电子音乐声震耳欲聋。但她冷眼旁观,手边是整箱空掉的可乐瓶。


按照尤瑞艾莉的意思,她整天这样毫无节制地享用碳酸饮料迟早要出事。毕竟没有多少人像她这般神志不清,买整箱最好的香槟仅仅是为了泄愤般的将它们通通砸碎。海边独栋别墅到手后她仍选择住在原来的公寓楼,离市区近去酒吧也方便。她把美杜莎安置在大房子里,只剩下尤瑞艾莉和她一起住。年轻的身体经得住她这样折腾,只是过个几年就要偿还苦果。她毫不吝啬地施舍着自己的爱与美,女神的微笑一旦展露,世间的男人们就纷纷沦陷。与她容貌相似的妹妹告诉她她像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该用汽油驱动而不是百事可乐。她从不反驳这一点,但明眼人都知道她的灵魂热情如烈火。


斯忒诺无论做任何事的目的都好像是单纯为了有趣,对妹妹的男朋友恶作剧的用意也应该在此。继承遗产后尤瑞艾莉新增了不少好行头。在她的成人礼上——她今年十八岁了,盛装打扮的少女结识了她的现男友。斯忒诺总是忘记他的名字,那很难念,若是她没记错的话应该叫阿斯忒里俄斯,希腊语里的含义是雷光,为了方便她昵称他为米诺陶。但男孩本人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称呼。他据说是个什么米诺斯的独生子,父亲是赫赫有名的船王。斯忒诺对他捉弄大于欣赏,她还完全没有做好妹妹也要谈恋爱并与她分开的悲剧现实的心理准备。雷光先生和尤瑞艾莉交往后做出过不少蠢事,其中包括圣诞夜脖子里挂了个铃铛背着一大袋吃的闯进姐妹俩居住的公寓。他兴致勃勃地打开大瓶的可口可乐,拿出热气腾腾的火腿,却被残酷的女神冷冰冰地告知她只喝樱桃味的pepsi。


妹妹的男朋友喜欢可口可乐多过百事,这可是天大的灾难。斯忒诺受不了可口可乐多余的甜腻味,尤瑞艾莉则事事与她相同。但美杜莎每次都与两个姐姐格格不入,相比浓烈的碳酸味,她也更偏爱前者。


瞧吧,年轻的小妹总是这样与众不同。俗话说得好,大女联姻二女修道,小女最逍遥。美杜莎光论身材就与两个姐姐截然相反,更别说性格喜好和为人处世之道。学校里的男学生们评论美杜莎太过严肃不苟言笑,戴着眼镜扎起长发的样子活脱脱像雅典娜神庙里走出来的女卫兵,换个形容词就是神圣不可侵犯。但实际上美杜莎要比两个姐姐温柔好心眼得多。如果斯忒诺冰冷刺激像零度百事可乐,那美杜莎则是加了糖浆的红瓶饮料。美味,热烈,是动人心魄的甜,不带一丝苦涩的浓烈爱意。可口,这个名字很适合她,诱人的小甜心爱极了滑腻柔软的味道,她甚至不需要放曼妥思就能让爱意的气流冲破瓶盖。


斯忒诺爱着她的妹妹(仅限亲情上的),她向来羞于承认这点。于是爱的表达方式变成了无休止的单方面欺负。她曾不止一次逼迫美杜莎承认百事可乐比可口可乐好喝,怂恿她喝下她并不喜欢的樱桃汽水,欺骗她葡萄酒是蓝莓汁。美杜莎第一次喝红酒被呛得不停流泪,一股脑喝掉满满一杯的方法果然不行。斯忒诺心里急得手忙脚乱,但她只是擦去妹妹的泪珠,递给她一杯百事可乐。
斯忒诺知道美杜莎不喜欢喝百事,少女总嫌纯粹的碳酸饮料味道太古怪,同理她也不喜欢喝苏打水。可口可乐甜味更多些,但她总是固执地要求美杜莎接受姐姐们所喜欢的一切。善良的妹妹每次都记得给姐姐买百事,最近斯忒诺爱上了新出的樱桃口味,但喜怒无常的女神从不主动奉献,在凡尘眼中,她的爱止于蜻蜓点水的微小施舍。


直到美杜莎大声反抗,她拒绝了斯忒诺递过来樱桃味百事,难得尖利的声音抗议着那玩意喝起来像肥皂水。但斯忒诺却一反常态地直视着她,只是单纯地盯着,当她觉得自己快被女神的视线灼烧到窒息的时候,露出了一个饱含爱意的笑,她只需这样笑着,耸耸肩,双手都举起来——


“好吧,听你的,我觉得可口可乐味道也不错。”


END


惯例单口相声:
戈尔贡别动队的亲情向,写得乱七八糟的。灵感来源于昨天下午去剪了头发又去买了杯樱桃味的可乐,真的超难喝,好想死。查wiki发现大姐的设定很有趣,对圣杯许的愿望是“能和妹妹们永远在一起”,然后降临人世的原因仅仅是“做每件事的主旨都是有趣”,就很喜欢她。
一系列的文章,还有下篇,二姐视角的相同时间线不同故事,差不多写了一半了。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可爱!希望你能留下你的反馈。差不多每条评论红心和推荐都能给我再写十几年的精神动力。超爱你们的!祝泳装池都出货!

评论

热度(50)

  1. 二岩十年铃 转载了此文字
  2. 流年春去渺十年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