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战斗&战损妄想2⃣️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1⃣️




三日月宗近


宽大的广袖在战斗中不可避免的被撕裂了,猩红液体顺着小臂淌下来。失血过多他眼前有些发晕,却还是淡定自如的笑着。




“要认真起来了。”




于是刀风锐利,衣摆猎猎作响,每一次挥刀便有一道新月纹坚定的凭空而生。




天下最美的三日月宗近,在温热血液与敌军不甘的嘶吼中游刃有余的翩然起舞。








压切长谷部




额发黏成一缕一缕,淌下的鲜血没有时间去擦拭,长谷部努力的眨眼,但映入眼帘的世界仍是一片血红色。




伤痕也好,就算折断也罢,怎样都好,只要能为主带来胜利...




“斩尽主的仇敌!”




以压切为名的魔王刀,连斩断骨头都行云流水般流畅,没有任何藕断丝连。




因为这胜利的成果,是要献给主的。








莺丸




说着珍惜生命的人手上的刀却在剥夺生命。




拔刀时能听到莺鸟鸣叫的声音,与敌军刀锋相接,清脆的如同瓷杯打碎,茶水翻撒而出。




衣襟染上鲜红却仍不改悠然的本色,怎样的战斗伤痕也能淡然处之。




眯起的眼睛里沉浮这清浅透彻的绿色,似乎浮生若梦,挥刀下去敌军便会烟消云散。




“想逃但逃不掉的家伙呢。”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