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英雄王们在迦勒底的日常(七)

社会你基哥:

咕哒子=我本人,谢谢






迦勒底人民一致觉得英雄王不好相处,不过这里特指的是成年的那两个,幼吉尔在迦勒底还是很受欢迎的,特别是一大票的姐姐们中间。


谁让他长的可爱,乖巧懂事,嘴巴也甜呢。


就比如曾经被成年吉尔伽美什毒害过的伊丽莎白都说那个小家伙挺可爱的啦,完全看不出长大后会变成那个样子!


还有亲眼看着自己的rider被吉尔伽美什捅死的埃尔梅罗二世都逐渐接受了幼吉尔,甚至默认他当了自己的学生,好吧,谁让他跟自己家那个小号rider是好哥们呢!而且他的确要比那个金皮卡讨人喜欢的多啊,人家教师节还知道送老师礼物,那个该死的亚历山大就只会……咳咳。


就连阿尔托莉雅在看到幼吉尔后都忍不住感叹:“完全看不出是英雄王小时候啊!看上去倒像是个乖巧可爱的优等生。”


“这就是父王你在训练场一直被这家伙魅惑的原因吗?”


一直跟在阿尔托莉雅身后的莫德雷德忍无可忍地一把抓住了自己的父王。


 


总之,大多数人的意思就是“英雄王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怎么后来变的那么傲慢了呢?”


对此,一直看着吉尔伽美什长大的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本人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不过虽然大多数人都喜欢幼吉尔甜甜地叫姐姐的样子,但其中不乏也有例外,比如他们那个混沌恶的御主,那个脑子里想法跟别人完全颠倒的咕哒子。


“拜托了,吉尔君,学着金皮卡的样子说一次杂修吧!”


看吧,他们的御主提出的要求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诶?可是我不喜欢那个口癖啊,那也太无礼了吧,特别是对着御主你这样的女孩子。”


“哎呀,没关系的啦,我已经被他骂习惯了,暴君也好贤王也好,现在就差吉尔君了,拜托了嘛!”


看着御主一脸心切的样子,幼吉尔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真的要吗?”


“是啊是啊!!”


“那好吧。”


被求的没办法的幼吉尔只能无奈地低下头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表情。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原本有点腼腆害羞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如成年吉尔伽美什一样的嚣张傲慢,那双腥红眼眸中闪烁的不屑一顾和狂气让咕哒子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杂修!”


啊啊没错,就是这种视我如蝼蚁一样的口气。


“嗷!”


当幼吉尔的嘴中说出那熟悉的两个字的时候,咕哒子捂着自己的胸口,觉得心跳都要停止了。


我要过呼吸了,好爽好爽!没想到顶着小孩子的脸说杂修更有杀伤力啊!


然后脑子里满满都是“杂修”回放的咕哒子终于一口气没吸上来的晕了过去。


“诶诶?御主你怎么了?南丁姐姐,御主晕过去了!”


 


当晚,迦勒底御主因幼吉尔一句杂修就晕过去的新闻便传遍了迦勒底的各个角落。


新闻传过来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正在翘着二郎腿打游戏,一听到咕哒子晕了,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比赢了游戏还要兴奋。


“那杂修原来是个受虐狂啊,呵。”


而那边正在帮恩奇都收拾餐具的贤王也附和道


“那次她生日我说要找诅咒魔法书的时候,她也是一脸的兴奋。”


“下次我们三个要不要一起骂骂她,让她晕过去省的她来烦我们。那杂修每次都让我跟恩奇都在修炼场遇到。”


吉尔伽美什的话让贤王停下了手头的活,他托着下巴认真想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那边正在看电视的幼吉尔。


“我觉得他一个人就够了。”


“诶?”


“不要啊。”


听到贤王的话后,恩奇都和幼吉尔不约而同的开口了。


“我不想那么粗鲁啦。”


“不要教坏小孩子啊。”


看到幼吉尔脸上写满了拒绝,贤王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对他说


“她不晕就会一直来骚扰恩奇都。”


于是原本还蔫蔫的幼吉尔立刻端正了身体


“御主现在醒过来了吗?她在哪里?”


========================


幼吉尔那个杂修表情你们参考魔伊就行了。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