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 大秦 ] 辞旧迎新 (新年贺文)

妮豆:


     新年来了 ! 大秦咸阳宫热闹非凡。
     秦献公首先布置了一项任务,大家亲自动手,宫内扫尘,辞旧迎新。
      子楚拉着自家吕不韦笑道:"相国,你在《吕氏春秋》中就说过了,咱们从尧舜时代就有节庆扫尘、做年终大扫除的风俗了。"
      吕不韦点头称是:“按照民间的说法:因‘尘’与‘陈’谐音,故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之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去啊。"
      嬴荡性子急,一听扫尘如此用意,立马拉着自家甘茂去打扫地面。他力气大,把家俱陈设什么的一举而起,让甘茂把角角落落都扫个干净。甘茂笑着点头:“这才把力气用对地方了,举鼎什么的,万不可行了。"
      嬴荡边举个柜子边作嘘状:“我的相国,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 "说着眼角余光心虚地向自家父辈祖辈喵。
       还好大家都在散开各自忙碌,没空理他。
       嬴稷非要搭个梯子上去掸拂尘垢蛛网,白起心惊胆颤地瞧着他爬上梯子,嬴稷边爬边说:"白大哥,你放心吧,我爬钩梯上华山下棋都没问题,这个小意思啦 ! "
        正得意,脚下一滑,身子一斜,手不由一阵乱拂,差点跌了下来。
        白起惊叫:“稷儿小心,小心 ! "张臂作足了接住他的姿势。
        嬴稷在梯上稳住身形,笑着道:“白大哥,别担心,我没事 ! "
       他方才的一阵乱拂,弄得灰尘纷纷落下,把正路过的嬴驷张仪呛个不停。
       嬴荡见甘茂刚扫过的地面又是一层灰,气得直叫:" 稷弟你在弄什么 ! "
        张仪忙边用衣袖掸拭嬴驷的头发与面容上的灰,边帮他抚背顺气。嬴驷边咳边气急败坏道:"寡人怎么生了你们两个傻小子啊,你们不知道先掸拂上面,再打扫下面啊 ? 稷儿你这臭小子还不快下来 ! 有白将军飞檐走壁,轮得上你逞什么强 ! 咳咳……"
       嬴稷吐舌,在白起忍俊不禁中从梯上溜了下来。
       嬴荡甘茂、嬴稷白起凑在一起商商量量,还是嬴荡、白起功夫好的顾上面,嬴稷、甘茂在下面。
       嬴驷边走向张仪嘀咕两个臭小子不省心,一转眼见嬴疾嬴华正在用泥糊窗户。嬴华正糊得兴高采烈,满手满臂是泥,嬴疾又气又笑扯着他为他拭个不停。嬴华一眼见到嬴驷,拿手臂一擦脸上的汗,顿时满脸沾泥,弄成个花脸却不自知,高叫:"驷哥,驷哥 ! 快来看我糊得好不好 ! "
       张仪见状捂嘴胡卢而笑。嬴驷把眼笑成弯月,面上却强装不动声色:“好,好,华弟,真乃天神也。"背过身却笑得身子颤:"花面神……”
       张仪提桶打来水,拿来抹布准备擦拭宫内陈设,却不想让嬴驷动手。
      嬴驷弯眼笑:“张子真以为寡人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
      张仪半开玩笑半认真:“我是怕王上累着。"
      嬴驷白他一眼:“寡人有那么娇气 ? " 伸手夺过抹布,沾了水,在几案上写了字。张仪见了不由一笑,也伸手沾水,在几案上回写了字。
      嬴稷不远处看见此景状,抬头对梯上的白起急道:“白大哥,快,快看看父王他们写什么?"
      白起在梯上凝神瞩目一看,却面上一红,怎么也不肯说。毕竟那是惠文王与张相啊,为尊者讳这道理他是知晓的。
       嬴稷拿倔强的白起没法,只好叫在另一部梯上的自家哥哥:"荡哥哥,荡哥哥,快看父王他们写什么?"
       嬴荡在高处眯眼望去,口中述道:“……驷……仪……生生世世……不离……,千秋万载,永为……"
       正说着,冷不防嬴驷回过头来,吓得嬴荡立马闭嘴,身子一晃,差点从梯上跌下来。
       嬴驷回身与张仪嘀咕,各自又取抹布沾水将几案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擦了起来,抹去了案上的字。
       只余嬴稷在那儿叹道:“哥啊,怎么我俩没遗传到父王这撩人绝艺啊,连擦个案子都能弄出这般花样来呀呀呀 ! "
       甘茂白起心中纷纷暗自庆幸还好没遗传……现在光看惠文王与张相这亲密状眼睛都差点被亮瞎了。
       那边献公对嬴政与李斯道:"《诗经》曰:‘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意思就是:‘快过年啦,人们清除垃圾、熏赶老鼠,用泥封闭窗户,躲避寒冷的北风,为迎接新年做准备。’ 这熏赶老鼠的任务,就交给你政小子与李相了!"
       嬴政笑:"没问题,论对老鼠的了解,谁能比得上通古 ! "
       李斯瞪了嬴政一眼,还来不及说什么,便被自家皇帝拉走寻鼠迹去了。
       也别说,没走几步,还真被李斯逮住一只,确切说是它自己滚到李斯脚下。一只肥滚滚的仓鼠,两颊圆鼓鼓,嘴还一动一动的。李斯提溜起它,嬴政笑:"这是哪家的宠物溜出来了,快关到笼子里,给阿黄作个伴 ! "
       大秦诸王诸臣们一番忙碌,咸阳宫到处洋溢着欢欢喜喜搞卫生、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气氛。
       孝公商鞅到处督查扫尘成果。子楚不韦正出门倒垃圾,见着他们,一吐舌头:"商君律,‘弃灰于道者黥’,咱们可不敢乱倒垃圾。"笑着跑开。
      督查扫尘成果令人满意。献公笑道:“咱们挂桃符吧,挂完桃符,咱们就去聚宴。"
       两块桃板放在干干净净的案上,谁来刻写降鬼大神“神荼”、“郁垒”呢?
     众人笑:"千古第一书法家在此,当然由他出马了 ! "
      嬴政自豪地瞧着自家丞相李斯出手大笔挥洒。
      殿门左右悬挂上“神荼”、“郁垒”桃符,大秦诸人欢声笑语一片,彼此相携相伴:"走啊,去聚宴去 ! ”
      这正是"家家椒酒欢声里,户户桃符霁色中"。
      新年快乐哟 !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