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LAN:

关于白起的风场控制的能力,我觉得应该是有范围的。


风是气流的流动,假如全世界的气流他都感应到岂不是烦死了,我个人倾向于这个范围是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圆,然后跟声音的传递一样距离越远感应越弱。


白起的evol觉醒后就被带到专门的机构特训,应该是那时候学会对风的精准掌控,和辨别什么样的波动代表的信息一类的,他作为特警肯定要训练出如何在接收到的庞大信息中快速准确地选择出最有效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必然是要过滤掉一些【普通人】的【普通行为】引起的风场变化。


但是他又说“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的到。”并且在城市漫步里也确实是这样(女主帮小朋友放风筝),放风筝可谓再普通不过了,白起这样风里来雨里去整天忙的连轴转的人,怎么可能注意这么小又普通的一件事。


可他偏偏来了。


一个原因可能是白起正好路过,另一个对于所有相关女主的事,他已经融入骨子里,和掌控风一样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前者是通过日复一日的特训练出来的,那后者呢,他把女孩的一切都小心翼翼地放在心里最珍贵的地方,一遍又一遍也刻在骨子流在血液里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每次都漫不经心地出现,甚至看到有背影比较像就要凑过去看一看。这个人大概把自己的神经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办案和日常生活,另一部分留着成了女主专用雷达。


我有时候会想,白起为什么不直接约女孩出去呢,而要靠“偶遇”来获取一点并不算多的相处时光。后来一次电话,他对女孩说“我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我从他小心翼翼试探的口吻里听到了对女孩的珍惜和害怕——害怕女孩讨厌自己,连现在的朋友都做不成。


所以才用“偶遇”这种方法,一点一点接近女孩。


白起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勇敢的人,可我发现面对你时我的勇敢不够了。”


他不太会说情话,也不会什么讨女孩喜欢的伎俩。年少时家人的漠视和集训的残酷把他变成了沉稳冷静,雷厉风行的男人,可他一遇到你,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笨拙的,不知所措的,温柔的,像琴房外飞舞的银杏,只希望你好,你开心,害怕自己惹你生气,害怕你离开他。


因为他已经错过你一次了。


不过幸好,还能再遇见彼此。


我相信,他会慢慢有安全感的,知道他的女孩其实也很喜欢他。他大可以行使男朋友的权利,想见她了就飞过去敲敲她的窗户,想听她的声音了就打电话,累了就抱着女孩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不开心了就撒个娇让女孩哄哄他。


他的女孩会打开窗户让他抱着自己一起飞,会和他煲电话粥,会躺在他的怀里对他笑,你撒个娇她立马就缴械投降。


所以,我的白起小哥哥,不要担心啦,我那么那么喜欢你,怎么会离开你呢。

评论

热度(153)

  1. 流年春去渺L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