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罗曼咕哒/咕哒盖】君に会いたい

我的妈(´Д`)

有一条鱼干:

高亮CP预警:罗曼x咕哒君前提下咕哒君x盖提亚(或者说咕哒+盖?)


时间线:人理奠基完成。终局时间特异点修复。


要点:咕哒君精神崩坏。


 


对,没错,不用怀疑,这就是一把柴刀。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一句话总结:“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的唯一遗物。


 


=


=


=


=


以下正文


=


=


=


=


 


 


人类最后的御主正在进行召唤。


但这次并不是为了增加伙伴——事实上,人理奠基已经完成,他也不清楚接下来将会面对的考验与挑战到底会以何种形式出现。


 


简单易懂地说,名为【藤丸立香】的御主此刻正私自的,隐蔽地,甚至为了遮掩魔力波动特意跑到了圣杯的储藏室,进行着一次不为人知的召唤。


 


没有媒介、没有圣遗物、没有以投入魔力结晶为代价的交换,藤丸立香正在凭借自己的能力“寻找”着某个存在并呼唤他的到来。


 


 


……漫长,漫长的寻找和等待,无数次的呼唤,数不尽的期待被倾注了。


 


 


或许是“他”听见并予以了回应也说不定。


或许是罗列在一旁的复数圣杯施以援手了也说不定。


或许是世界的宽容默许下、那亿万分之一的奇迹得以实现也说不定——


 


 


在召唤的金光中。


金色的长发铺洒开,赤裸的身体上镌刻着漆黑的咒文。


其名为“盖提亚”,凶狠、冷酷、残暴的人理烧却式降临了。


 


 


 


并不是他们曾在玉座前相遇的那样,站在御主面前的从者抛却了恶意,没有自我介绍和进一步交流的意愿,仅仅是将沉默和空洞的眼神展现给藤丸立香。


 


……早该想到的。那不可能是真正的“盖提亚”。


御主懊丧地叹气,并向从者伸出了刻有令咒的右手。


来吧,握住我的手,然后告诉我——


 


像是回应一般,从者也缓慢地伸出了手。


但就在指尖接触的前一刻,他猛地调转方向扼住了藤丸立香的脖颈将他推到一旁的柜子上,并慢慢收紧了手指。


 


“你、你竟敢——不可原谅——”


 


被随时可以扭断脊骨的可怕力道掐住喉咙,藤丸立香也没有任何的惊慌。


他所做出的全部“抵抗”只是把手搭在了盖提亚钳制着他的那只手上,并嘶哑地问:“你,是,哪一,块?”


 


 


 


人类最后的御主,积极地、主动地呼唤了那曾试图将他置于死地的人理烧却式。


……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确实如此。


 


 


 


自从所罗门在时间神殿解放过第一宝具后,【所罗门】的存在已经被从“座”上抹去,作为其伟业之一的【盖提亚】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彻底地消散在人类史凝聚的辉光中。


 


——只是、这个世界的某处,确实还留有其存在的证明。


 


尽管比起切实的“存在”,更近似于短暂地存在于记忆中的一道破碎、渺小、羸弱的影子。


尽管已经虚弱到无法再度聚拢,几乎下一刻就要彻底消失在世上。


但是仍然渴求着“未来”,仍然向往着那三千年来从未仔细观察的广宇,仍然执着地、一刻不停地“呼唤”着——


 


这就是生命。


这就是短暂又绚烂的生命。


这就是漫长又苦痛的时间。


啊啊、这就是……你无论如何也要看到的……


 


 


 


在人类御主的呼唤中,这份最后的、【盖提亚】情感的残骸,以圣杯的魔力为凭依,藤丸立香为媒介,在世界的宽容下被重塑了。


“愚蠢、鲁莽、不自量力。”盖提亚说,“你自己明明是最清楚的那一个,为什么还一定要召唤【我】?”


 


他没有得到回答,人类御主静默地注视着他,双眼里仿佛沉淀了全部的星辰和整片海洋,甚至连他的神情都好像是无声的怪责,温柔而不满地抱怨着:真是坏孩子。


 


……坏孩子。


明明你也知道答案。


这样子不好吗?为什么要问出来呢?为什么一定要以语言表述呢?


你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存在吗?


明明我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我的想念也是你的想念——!!!!


 


 


 


御主和从者之间有情感可以随着魔力顺着契约的链接双向传递。


也直到那一刻盖提亚才彻底确定,【藤丸立香】这个人类的精神已经坏掉了。


 


执着地回忆着【某个人】。


执着地想念着【某个人】。


执着地呼唤着【某个人】。


 


意志坚定是好事情,但是执念过分强大反而会破坏精神的平衡,显而易见的,藤丸立香的全部精神已经被那无法摆脱也无法回避的想念催垮了。


失去了对危险的感知,失去了对外界的警惕,失去了对事理的判断。


一心一意地想要找回【某个人】存在于世的痕迹,寻觅着每个可能的见证,甚至不惜为此唤醒了应当永远消失的怜悯之兽。


 


 


但是。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那个人】已经永远的、彻底的、——


 


 


那是事实,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反驳,有人类存续的佐证。


但是只有在那一刻,他什么也没有说。


 


 


 


盖提亚闭上了眼睛,他侧过身子不想去看藤丸立香的表情,蹲坐在地板上活像什么毛发浓密的大型动物。


又过了一小会,随着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有一个带着人类温热体温的东西埋进了他的头发里,贴住了他赤裸的脊背。


 


“……我其实知道的。这样一来,不就全都乱了套嘛。”


御主的声音很低,但是意外的平静没有颤抖。


“但是我忍不住、我忍不住——”


盖提亚没有甩开他,只是把姿势又变了变,让藤丸立香能够错开几块格外突出的脊骨。


“你没有错。”他也低低的回答,“你没有做错。”


 


 


 


在短暂又漫长的静默里,最后的御主依偎着和他心意相通的从者,就像两只互相撕扯伤口的野兽。


 


 


 


 


 


Fin.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写“以父母之遗体行殆”……


破坏气氛小能手。


以及原来写作咕哒给不是咕哒盖???【指数懵逼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