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春去渺

杂食动物

+lof❤️看吉爾伽美什洗澡:

提前祝孔老師生日快樂⸂⸂⸜(രᴗര๑)⸝⸃⸃畫了自己覺得他最喜歡的禮物……偷跑截了兩個尺寸xxx

SK:

WB上帝韦伯主页的新年活动~分到的是韦伯的25~29岁&大帝的15~18岁!


(((原来上次正经画二世已经是四五年前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官方还有售后,赞美法特狗

灯等灯等灯:

摸鱼 感觉大帝和幼帝应该能相处的很好 但是二世和韦伯应该关系很差()

参茶:

       距离老公毕业只差羁绊了_(:з」∠)_
       大帝?抽不到的男人凭什么跟我抢男人(手动滑稽。)
       如果我王跟master来迦勒底,那么我              必然是不敢的。
【对你的王妃的妄想】
       现在隔壁老王又不在……
       突然把小韦伯扑倒在床上,掀起他的披风,扯开他的领带,看他慌慌张张脸红的样子,嘴里不停地喊着“笨蛋,你想干什么呀。”
       然后master笑着躺到在床上,把手伸进枕头下面,慢慢掏出一样东西。
       心里说“想干你。”(*/ω\*)
       嘴上却说:“特别帮你淘到了一本不错版本的《伊利亚特》。”
       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心乱如麻,红着脸埋在枕头里面,听到耳边细微的“谢谢。”听着指尖摩擦书页,和纸张划破空气的声音才逐渐冷静。
……
        出门的时候碰上了亚历山大王子
“老师啊,喜欢的人就赶紧去追啊。不明白你们大人,为什么喜欢谁都要遮遮掩掩呢?”
       “因为不敢啊,他心里还放着一个人,那是他生命的全部了,万一有什么差错,岂不是连朋友都当不成了。殿下要是没有经历过这样喜欢一个人的苦恼,怎么会明白这种患得患失呢?”
       “有过的,对亚里士多德老师也好,对赫菲斯提安也有过,喜欢到无时无刻都想在一起,听他讲话就很开心。”
少年的君主陷入回忆之中,英俊的侧脸在沉思时格外迷人。现在的线条未能长开,精致得如同少女,但是洋溢着热情的眼神里还是那位君主的灵魂。
       那是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无数次看呆了的面孔,他沉思着,试图寻找在这之后岁月的划痕,想象着这张举世无双的俊美容颜被风尘逐渐雕琢粗犷。
        “所以啊。”那双明亮的瞳孔让人不容抵抗:“因为喜欢,所以才要去征服,常言道‘百谈莫若一试’啊,只管自己随心所欲就好,用亲吻和拥抱去掠夺爱人的心,用并肩战斗达到肉体的契合,对恋人就该如此啊。”
       明明是年岁相仿的少年,壁咚的时候却显得太过于的霸气和有压迫感了,明明是我地低头看他,但是却感觉自己无比渺小。震惊于他说的话,不敢有半点抵抗。
      “喜欢的话,像这样就好了。”少年抬起头来,嘴唇贴上了我的嘴角。
      “像这样,掠夺了肉体,心也会逐渐沦陷的,当年就是用这招搞定了赫菲斯提安,最惨不过挨一个巴掌而已。”(๑•̀ㅂ•́)و✧
       嘴角好像还遗留着温润的触感,靠得如此近,似乎还能嗅到少年的体香,史书里记载的亚历山大也不是错的离谱啊,任性妄为和姿态秀美这两点可是牢牢把握这少年的神韵。
       “虽然是我的master,但是臣子的话,不一定要把身体都奉献给王啊,只是想教导master,所以并没有做到最后呢,毕竟master还是想把吻留给埃尔梅罗老师吧。”
       唉!虽然是这样,但是,刚刚发生了什么啊Σ( ° △ °|||)︴。
        啊啊啊啊啊路过的马修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拍,拍下来了!Σ(っ °Д °;)っ
       完蛋了,被小孩子强吻这件事传遍迦勒底,本master在所罗门面前估计都抬不起头了啊。(;´༎ຶД༎ຶ`)
       然后对象,是我暗恋对象的,暗恋对象……
       大概想象了一下回到my room后会被韦伯骂“变态”连击暴击50下,顿时觉得人生暗无天日 。





【futa吧靶子值班表】关于脱衣赌局那些事儿

参茶:


“那么,游戏开始吧。”
奥兹曼迪亚斯打了个响指,摩西便心领神会地将红色卡片插入了一打扑克牌中,以华丽繁复的手法进行了一系列的洗牌后,将扑克放入了发牌机。
“为了避免之后的一些不愉快,本王宽恕了你的傲慢。”
一开始暂定的荷官是阿周那,但是想到他有借着发牌的机会故意让兄长难堪的可能,毕竟这场赌局的赌注并不是单纯的金钱一类。
恩奇都依旧一身白衣,沉默地站在吉尔伽美什身后,淡绿色的长发披散,如同一尊安静的树木。
奥兹曼迪亚斯位于上手,宅邸的女主人妮菲塔利亲自为客人们端来茶水,最后又亲切地吻了吻奥兹曼迪亚斯的面颊,正准备退出这场有些略微女性不宜的游戏会场的时候,奥兹拉住了他的手:
“为我带来好运吧,我的幸运女神 ,我的胜利果实当由你亲手奉上。”
“看样子,太阳王,是志在必得了,毕竟不能在女人面前失态啊哈哈,但是……”豪爽的男人有一瞬间露出了危险如同看着猎物的野兽般的神情:“本王已经答应了老师,要把胜利带给他啊。”
伊斯坎达尔身后站着的长发军师露出了稍许错愕的神情,然后像是想掩饰什么一般,用手指扶了扶眼镜。
埃德蒙唐泰斯微微颔首,扬起右手伸到耳后,身后系着粉丝麻花辫的军装美人轻巧地替他摘下手套,接着温柔地吻了吻这只手,:“要是输了,我就替你治疗一下吧。
阿周那替兄长搭上一条披肩,亲切地把贴着肉的肩骨捏了满手:“听好了迦尔纳,能打败你的人只有我。”
(*/ω\*)然而看看在场这群幸运平均A以上,不少自带黄金率和皇帝特权……小太阳你

【迟到的教师节贺文】fgo的老师们,教师节怎么过?

参茶:

其实没迟到,,在贴吧放的那版没迟到。
但是现在才转来这里。
致我还没实装的喀戎。
………………
斯卡哈的场合:
斯卡哈:教师节?嗯,听起来不错啊,然后呢?
咕哒子:然后,为了庆祝教师节,我们来玩乱斗吧(*/ω\*)
斯卡哈:那么,如果杀不了我,就是被我杀死如何?这样的赌注…呐,对面的四只库丘林,一起上吧!击败了我的勇者也会得到相称的奖励的。


咕哒子:老师您……我先撤了。
………………
埃尔梅罗二世的场合
咕哒子:老师,那个,教师节……
二世:什么事等下再说,我还在忙,喂,卫宫你快,快e,奶我一口啊啊啊,给个球给个球,亚历山大快冲,快丢大丢大,好了20秒,续住续住,10……小灰切对面奶别让她复活……
好好好!
(全场最佳:前往无尽之海
所选英雄:法老之鹰)
二世:什么事儿?
咕哒子:没,没什么事儿(´இ皿இ`)老师您开心就好。
………………
喀戎的场合
咕哒子:老师您好,教师节快乐
喀戎:这孩子真是,太客气了,瞎说什么呢,我都还没实装。
海叔:没实装您也是我们的老师
美狄亚:老师,啊,这是跟着伊阿宋一起叫的,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用膜法新做了吃不完的蛋糕(*/ω\*)您可以尝尝吗?
………………
肯尼斯的场合:
主任:没想到啊,居然是我看走眼了。
韦伯:老师您……算了,这个问题也不用问了。
主任:如果是关于埃尔梅罗家的事情还是尽管问吧,莱尼斯就拜托你了。
………………


以及,一辆独轮小破车


      被推到在办公桌上的时候,韦伯维尔维特第一反应不是“筋力e难道就活该在下面……”而是“Fxck,老子的作业还没批完。”
       “亚历山大,亚历山大,我作业还没批完呢。”
        迦勒底的隔音很好,埃尔梅罗教授又有专门的办公室,毕竟是时钟塔的君主,也是最负盛名的导师,也就默认一般的,迦勒底所有适龄少年都该在他的领地接受教育。
       从者们倒是除外的,虽然现界的时候是以少年的姿态,但仍保有生前的记忆,向一个“相对”年轻的魔术师请教,并不是有意义的事情。
        亚历山大除外。
        马其顿的衣着并不包含内衣,被推倒在桌上时,埃尔梅罗二世就算隔着一层西装裤,都能感受到少年充满力量的身体。
       红颜的美少年实在魅惑,眼角扫到对方高开叉下装露出的大腿根部的时候,真,时钟塔女生最想上的男人,感觉到了一种电流把骨髓都电得通透了起来。
       而接下来的话令他身体一僵。
       “老师啊,难道您就不想,用您的,嗯,这里,批我这份作业吗?”